首頁  >  新聞發布  >  國資報告  >  重磅信息 > 正文
【特別策劃】國新蝶變

文章來源:《國資報告》雜志  發布時間:2021-01-14

成立十年來,通過不斷的探索和努力,中國國新走出了一條從國有資產經營管理公司到國有資本運營公司、推動運營公司改革試點從概念到實踐的探索之路,自身也實現了發展與蝶變,從一家規模小、業務少的“新央企”,逐漸成長為推動國資國企改革的一支特殊重要力量。

2020年12月4日,中國國新控股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中國國新)黨委書記、董事長周渝波與公司各業務板塊負責人,在會議室的長桌前一字排開,與媒體見面。

“國新成立10年來,請媒體集體走進國新還是第一次。”周渝波說。

與其他央企相比,中國國新改革探索具有自己的鮮明特色。“國新是在深化國企改革的進程中應運而生、順勢而興的,國新的發展歷程,可以說是深化國資國企改革的一個具體實踐和生動縮影。”周渝波表示。

2010年12月22日,中國國新在北京成立。成立之初,公司定位是國有資產經營管理平臺,主要承擔配合國資委推進央企重組整合的任務。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國新在國資委的直接領導支持下,抓住國有資本運營公司試點的契機,實現了改革發展的重大轉折。

可以說,中國國新因央企結構調整和優化布局而生,又因試點國有資本運營而加速成長。國企改革向中國國新提出了要求,為中國國新的發展創造了環境,中國國新則用自身的探索豐富了改革的實踐,印證了改革的正確方向。

2020年5月27日,國資委黨委書記、主任郝鵬到國新調研時指出,中國國新成為國有資本運營公司試點以來,積極服務國家戰略,堅持依法合規經營、創新工作機制,在助力國有企業做強做優等方面取得明顯成效。郝鵬強調,中國國新應進一步聚焦主責主業,健全市場化經營機制,堅決守住不發生重大風險底線,努力打造高水平國有資本市場化運營專業平臺,為深入推進國有資本運營公司改革提供更多有益的經驗做法。

2020年,國新資產規模超過5000億元,全年凈利潤將超過145億元,較成立之初分別增長了超過35倍、20倍。成立十年來,通過不斷的探索和努力,中國國新走出了一條從國有資產經營管理公司到國有資本運營公司、推動運營公司改革試點從概念到實踐的探索之路,自身也實現了發展與蝶變,從一家規模小、業務少的“新央企”,逐漸成長為推動國資國企改革的一支特殊重要力量。

國新的新使命

2010年12月,經國務院批準,國資委正式組建中國國新。原寶鋼集團董事長、以管理能力強和理念前衛著稱的謝企華出任首任董事長,長期從事國企改革工作、歷任國資委企業改革局局長、國有重點大型企業監事會主席的劉東生出任首任總經理。

成立之初,國資委對中國國新的定位是,配合國資委優化央企布局結構、專門從事國有資產經營與管理的企業化操作平臺,主要在央企范圍內從事企業重組和資產整合。

中國國新成立后,2011年、2012年,中國華星集團公司、中國印刷集團公司(現中國文化產業發展集團公司)兩家央企先后劃入中國國新。

2013年11月,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召開。會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中關于國資國企改革的論述,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其中,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這一新提法,更是引發了熱議。

《決定》提出,完善國有資產管理體制,以管資本為主加強國有資產監管,改革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組建若干國有資本運營公司,支持有條件的國有企業改組為國有資本投資公司。

面對《決定》關于深化國企改革提出的新任務新要求,成立不到3年的中國國新該如何把握這一新的歷史機遇?2014年7月,劉東生接替謝企華出任中國國新黨委書記、董事長,擔起了新時期推動中國國新改革發展的重任。

2015年8月,國企改革“頂層設計”文件《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提出,改組組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探索有效的運營模式,通過開展投資融資、產業培育、資本整合,推動產業集聚和轉型升級,優化國有資本布局結構,通過股權運作、價值管理、有序進退促進國有資本合理流動,實現保值增值。

接著,2015年10月出臺的配套文件——《國務院關于改革和完善國有資產管理體制的若干意見》中,對改組組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的具體路徑作了進一步明確。

2016年初,中國國新與中國誠通被國務院國企改革領導小組確定為“十項改革試點”中的國有資本運營公司試點企業。

這一階段,中國國新主導設立第一支國家級基金——中國國有資本風險投資基金,加上助力中國企業“走出去”的國新國同基金和支持央企改革發展的國新央企運營基金相繼設立,國新系基金初步形成。同時,以服務央企為主的綜合金融服務平臺逐步成型,特色資產管理、股權運作等業務積極探索,中國國新開展國有資本運營的手段方式得以充實和豐富。

2018年7月,國務院專門就推進兩類公司改革試點出臺實施意見,并首次單獨對運營公司的功能定位進行了明確,即:國有資本運營公司主要以提升國有資本運營效率、提高國有資本回報為目標,以財務型持股為主,通過股權運作、基金投資、培育孵化、價值管理、有序進退等方式,盤活國有資產存量,引導和帶動社會資本共同發展,實現國有資本合理流動和保值增值。

同月,國資委副秘書長,曾任政策法規局局長的周渝波,接替劉東生,擔任中國國新黨委書記、董事長。

“改組組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是以管資本為主改革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的重要舉措,國新作為試點企業深感使命光榮、責任重大。”周渝波說。

周渝波上任后,中國國新加快試點探索步伐,駛入了發展快車道,構建形成了基金投資、金融服務、資產管理、股權運作、境外投資5大業務板塊和中央企業專職外部董事1個服務保障平臺的“5+1”業務格局,明確提出了“資本+人才+技術”輕資產運營模式、“五個守住”“四不投”“三個驅動”等運營策略,著力培育“國之脈,傳承責任之脈;新致遠,堅持創新發展”的企業核心價值理念,以此為標志,中國國新的運營公司試點進入深化階段。

運營公司:從概念到實踐

面對國有資本運營公司這一國企改革的新生事物,中國國新通過持續探索,不斷明晰試點的使命和定位,逐步摸索出了一條具有中國國新特點、符合中國國新實際的發展道路。

在企業形態上,中國國新緊緊圍繞中央關于運營公司的使命定位,深入探索運營公司與投資公司、產業集團、金融機構的區別。在周渝波看來,運營公司主要以增強國有資本的流動性、提升國有資本運營效率、提高國有資本回報、優化國有資本布局結構等為目標,在投資方向、行業和領域等方面更為靈活,且以財務性持股為主,重點是關注國有資本流動和增值情況。

相較一般金融機構,運營公司則更加注重也更有條件理解和把握實體企業需求,更有利于與實體產業實現產融結合、產融互動。

“定位清楚了,路就好走了,就能發展壯大;實力壯大以后,又便于我們更好地往前走。所以現在的感覺是路越走越寬。”周渝波說。

結合國有資本運營公司的功能定位,中國國新不斷完善多元化運營手段,逐步形成了功能明確、邊界清晰、有效協同的五大業務板塊。這幾大業務板塊,在提升國有資本運營效率,和提高國有資本回報方面,各自發揮了不同的作用。

基金板塊方面,中國國新目前共發起設立了8支基金,總規模超過8000億元,首期規模近3000億元,形成了系列化布局、差異化定位、協同化發展、市場化運作的國新系基金,成為開展國有資本運營的重要抓手。

截至目前,中國國新系基金累計決策項目130多個,決策金額1300多億元,實際交割近1000億元。其中,投資戰略性新興產業項目超過100個,交割金額超過800億元,涉及高端裝備制造、生物醫藥、新能源與新材料、節能環保、新一代信息技術等方面,實現了戰略性新興產業9個子領域的全覆蓋。

據了解,國新系基金投資的項目中,目前登陸科創板的有11家、主板2家、創業板1家、港股1家。中國國新在第二十屆中國股權投資年度論壇上,獲評“2020年中國私募股權投資機構100強”第七名。

2020年7月17日上午,孚能科技在上海證券交易所科創板上市。“孚能的管理團隊基本上都是從國外回來的,以及來自合資企業,對國內的情況了解不夠、資源也不多。中國國新的投資和賦能,對孚能科技的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孚能科技董事長兼總裁王瑀說。

中國國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黃杰表示,國新系基金將始終堅守運營公司定位,進一步完善基金戰略布局,優化投資策略,在推動落實國家戰略、服務央企國企改革、支持實體企業科技創新等方面發揮更大作用的同時,為投資人創造更大價值。

股權運作板塊,中國國新依托以自主投資和委托管理為主的運作模式,圍繞央企上市公司,充分利用資本市場樞紐功能,積極發揮資本引領作用,助力央企加強市值管理、提升產業競爭力,促進國有資本合理流動、保值增值,推動國有資本有序退出傳統行業,并持續向科技創新領域集聚。

股權運作板塊的平臺公司——國新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柯珂告訴記者,加強市值管理的手段有兩個:一是通過自主投資的方式,即當好積極股東,堅持“一企一策”開展投后賦能,幫助央企實現內在價值的提升;二是通過委托管理的方式,即與市場上有影響力和號召力的投資機構合作,發行專門投資央企上市公司的委托產品,并借此在資本市場產生示范帶動作用,推動實現央企外在價值表現的提升。此外,股權運作板塊還創立了央企創新驅動指數及ETF,募集總規模426.6億元,樹立了央企創新驅動“風向標”。

2020年4月30日,中國證監會和國家發展改革委聯合發布《關于推進基礎設施領域不動產投資信托基金(REITs)試點相關工作的通知》,境內基礎設施領域公募REITs試點正式起步。柯珂告訴記者,下一步,國新投資有限公司將聚焦新基建項目和部分盈利能力較強的基礎設施補短板項目,積極支持和服務央企開展REITs試點,推動央企資產加快實現資本形態轉換和布局優化。

運營公司作為國有資本市場化運作的專業平臺,服務國企改革發展是天然的責任使命。國有企業專業化重組整合、股權多元化改革等舉措密集落地,不僅為運營公司開展相關業務帶來了大量客戶和市場需求,也為運營公司通過資本運作助力改革攻堅、引領創新發展提出了更高要求。

在金融服務板塊方面,中國國新目前已擁有商業保理、融資租賃、金服公司、大公國際等多家功能機構,面向央企提供特色化、定制化、數字化的綜合金融服務。通過商業保理、融資租賃,已累計向央企投放資金超過1500億元,助力鞏固深化“三去一降一補”成果。通過戰略重組大公國際,擁有唯一一家央企控股的評級公司,積極創新完善資信評級模式,協助央企提升融資能力,管理信用風險。通過推動成立央企商票互認聯盟,聯合共建央企商業票據流通平臺“企票通”,努力建設央企間商業承兌匯票“互認、互用、互收”機制,助力央企間產業鏈清欠,化解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通過發起設立千億級“央企信用保障基金”,前瞻性預防化解央企債券的違約風險,進一步提升央企債券整體市場信用,有效保障金融市場穩定運行。

中國國新的資產管理板塊,緊緊圍繞服務中央企業重組整合、改革脫困、聚焦主業等需求,積極參與央企股權多元化改革、市場化債轉股、戰略性重組、首次公開募股、上市公司增資擴股等。如通過入股國藥集團、東航集團,探索央企集團層面股權多元化改革。通過入股管網公司、中國鐵塔、中國航材、華龍國際、中國綠發,支持央企專業化、同質化資產整合。通過參與5家中央企業、1家省屬國企的市場化債轉股項目,投資近165億元,助力實體企業減負債、降杠桿,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在境外投資板塊方面,國新國際落實“一帶一路”倡議,累計投資中國企業“走出去”項目70多個、金額近1700億元人民幣,其中“一帶一路”項目占比近70%、涉及20多個沿線國家和地區,有力支持了中國企業開展國際化經營。同時,國新國際充分發揮熟悉國內企業情況、了解企業需求的獨特優勢,主動地探索“引進來”,積極推動國內相關產業加快補短板、調結構、促升級。

在試點過程中,中國國新逐漸確立了“資本+人才+技術”輕資產運營模式,并以此作為公司的發展方向。

周渝波強調,所謂“輕資產”,主要是指在資本運營中要保持足夠的流動性,不能越投越重。比如,中國國新投資的孚能科技,在三元鋰電池領域技術非常先進,產品也很有競爭力。2018年下半年以來,更是獲得了戴姆勒集團價值180多億美元的訂單。在此背景下,公司有的同志提出,是否要繼續向鎳鈷鋰等上游礦產資源端進行延伸投資,以便為下游生產提供更好保障。經過討論,公司統一了思想,就是要堅持輕資產運營模式。否則投了礦山,還有礦產資源加工、電池原材料生產等等,這樣資產會越來越重,離運營公司的定位也就越來越遠了。

事實證明,中國國新選擇的方向是正確的。通過堅持做到“五個守住”,即守住輕資產運營模式、守住財務性投資為主、守住國新投資生態圈、守住產業鏈高端、守住關鍵核心技術“卡脖子”環節,圍繞支持央企科技創新、深化改革和“走出去”等,中國國新累計與近90戶央企開展市場化業務合作,各板塊差異化競爭優勢逐步形成,公司的影響力不斷擴大,國新品牌競爭力也在持續提升。

今天的中國國新,已從試點最初1400億元資產總額、45億元利潤總額,發展到目前已擁有超過5000億元資產規模、2020年凈利潤將突破145億元。五年試點,國新的利潤年均復合增長率超過20%,成功實現了“五連跳”,躋身中央企業中游,并在2019年經營業績考核中首次被評為A級央企。

體制機制探索

運營公司作為國有資本市場化運作的專業平臺,上接國有資產出資人代表機構,下接資本運作和企業經營,是落實管資本為主要求,將國資監管要求轉化為股東意志、進而落實到市場行為的重要載體和樞紐。

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所長黃群慧表示,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完善國有資產管理體制,以管資本為主加強國有資產監管”,這意味著要逐步建立以“管資本”為主的管理體制,使國有企業從一系列的政府監管活動中獨立出來,成為更加適應市場經濟的經濟主體。

那么,如何將運營公司的改革發展,與管資本為主轉變國資監管職能進行相互銜接,實現同頻共振?中國國新通過探索和實踐給出了答案。

2019年4月,國務院發布《關于印發改革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方案的通知》。此后,國資委陸續印發了《國務院國資委授權放權清單(2019年版)》《國務院國資委關于以管資本為主加快國有資產監管職能轉變的實施意見》《國務院國資委權力和責任清單(試行)》等文件。

根據上述文件,國資委實行清單管理,注重通過法人治理結構履職,并根據不同企業特點,有針對性地開展授權放權。根據國資委的授權放權清單,適用于運營公司的事項涉及業務規劃管理、財務管理、人事薪酬管理、產權管理、投資管理等5大類共30項。

“國資委對運營公司的授權放權,對我們加快轉換經營機制、深化內部改革都具有重要意義。”周渝波說。

在周渝波看來,轉變監管方式既是國資委堅持市場化改革方向、激發企業微觀主體活力的重要舉措,也對運營公司適應管資本為主、完善管控模式提出了明確要求。“對運營公司而言,一方面,既要健全治理結構、完善組織體系,確保授權‘接得住’,另一方面,也要優化管控模式、提升管理能力,確保能夠‘管得好’。”周渝波強調。

在上述認識和理解的基礎上,中國國新圍繞優化運營模式和健全管理體系,開展了一系列的工作。

比如,在優化總部組織機構方面,為突出基金、金融等核心運營功能,中國國新設立基金事業部和金融事業部;為提升投資運營的戰略性和科學性,設立決策支撐部和國新研究院;為更好發揮資本運營在推動科技創新中的作用,同時強化投后賦能,設立創新事業部和大數據事業部。

在完善管控模式方面,中國國新確立的思路是,對參股企業以財務管控為主,重點關注資本流動和回報,主要按照公司章程、投資協議參與公司治理,落實持股企業的合理收益、分紅和退出;對作為運營平臺的板塊公司則加強管控,確保資本運營戰略有效落地。

中國國新還建立了以企業價值最大化為導向的全面預算管理體系,以財務公司為平臺,實現集團資金一體化集中運作和監控。

國有資本運營公司的重要功能是實現國有資本的市場化運作,提高企業的市場化程度和運營效率,因此,國有資本運營公司自身的市場化改革尤為關鍵。在這方面,中國國新也開展了積極的努力,取得了突出的成績。

在構建完善市場化選人用人機制方面,中國國新在試點以來吸引800多名各類優秀人才加入、“國新隊伍”持續壯大的基礎上,堅決打破身份界限、全面實行契約化管理;搭建科學的考核體系,強化考核結果按等級強制分布和應用,特別是全系統員工全面實行“末等調整”制度,總部率先帶頭調整。試點以來,總部每年約有2%的員工因為績效表現不佳被勸退,板塊公司年均人員被動退出率超過5%。

中國國新還堅持激勵的差異化。對控股企業,嚴格按照國資委監管要求確定工資總額;對不控股的各基金管理服務人,則落實董事會職權,按照貼近市場原則配置資源,具體崗位薪酬則探索對標管理,薪酬與市場接軌、與業績匹配。同時,積極創新激勵手段、強化激勵約束。比如,在基金板塊探索推行股權、跟投、超額收益遞延、退出收益、運營成本“五個捆綁”,在金融板塊實行薪酬遞延制度等,實現員工個人利益、公司利益的協調統一。

“通過實踐,我們深深體會到,只有將改革作為激發企業活力的關鍵一招,實現完善市場化機制與落實國資監管要求的有機結合,才能為企業持續健康發展提供不竭動力。”周渝波說。

在開展運營公司試點過程中,中國國新認識到,資本運營涉及的領域寬、業務面廣,因此,強化監督和防控風險要與各項業務拓展同步推進。

為此,中國國新打造了“大監督”體系,將完善監督體系和強化風險防控有機結合,統籌推進風險防范、依法治企、紀檢監察、審計監督等工作,防范化解重大風險,保障改革試點順利推進。

“當市場開拓與風險防范發生沖突且不可調和時,必須毫不猶豫地把風險防范擺在首位,堅決守住不發生顛覆性風險的底線。”周渝波說。

中國國新作為一家“新央企”,相比于產業集團、投資公司,甚至是其他運營公司,在企業戰略、業務模式、發展階段、價值理念等方面具有獨特性,比如市場化選聘人員多,部分二級企業黨組織成立時間短,部分所屬獨立法人企業由于黨員人數少,沒有設立黨委,而是設立黨支部,五大業務快速拓展,黨建工作的覆蓋面不斷擴大,等等。這既要求基層不斷夯實黨建基礎,提升黨建質量,又對基層黨建創新提出了要求。

試點以來,中國國新黨委始終堅持強“根”固“魂”,不斷加強黨的領導、黨的建設。特別是在基層黨組織建設方面,結合自身實際,積極探索開展基層黨建創新實踐,黨建基礎得到持續夯實和鞏固,有效激發了運營公司試點的先發優勢,引領和保障了中國國新改革發展各項事業穩步前進。

打造國有資本運營升級版

十年奮進、五年試點,中國國新始終圍繞服務國家戰略,堅持服務央企本位,在改革中探索,在探索中創新,在創新中成長,通過總部直投、基金投資、金融服務、境外投資等方式向國資央企和創新創業類企業累計投入超過5000億元,充分發揮了運營公司應有的功能作用,在國有資本運營事業上寫下了具有國新印記的濃墨重彩的一筆。

2020年,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方案出臺。站在新十年關口的中國國新,也面臨著新的機遇和挑戰。

周渝波告訴記者,實施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是黨中央、國務院在新形勢新階段作出的重大決策,是對黨的十八大以來各項國企改革重大舉措的再深化再落實。“作為運營公司,中國國新將把實施改革三年行動與深化運營公司試點結合起來,進一步增強推動改革的使命感、責任感和緊迫感。”

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方案印發后,中國國新立即組織深入學習研究方案精神和內容,并迅速啟動了公司實施方案的研究起草工作。目前已經制定了《中國國新改革三年行動實施方案》,強調要緊扣運營公司改革試點中心工作,努力在形成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中國特色現代企業制度、深化運營公司改革和提高企業活力、效率上取得明顯成效。

同時,中國國新根據“十四五”時期公司高質量發展的內在需要,緊密結合實施改革三年行動,堅持系統觀念,善用改革思維和改革方法,根除利益藩籬,破解機制障礙,突破發展瓶頸,從而為更好實現高質量發展提供不竭的動力活力。

2020年10月,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召開,全會審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提出,健全管資本為主的國有資產監管體制,深化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改革。

周渝波表示,五中全會提出的這些新的目標新的要求,為深化國有企業改革,做強做優做大國有資本和國有企業,推動國有經濟高質量發展指明了正確的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也對深化國有資本運營公司改革,開拓國有資本運營事業,提高提出了更高的期望,賦予了更多的責任。

“下一步,中國國新將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加快推動高質量發展,服務構建新發展格局,統籌推進常態化疫情防控和企業改革發展,積極謀篇布局“十四五”規劃,堅決落實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方案,加快打造國有資本運營升級版,朝著建設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一流的綜合性國有資本運營公司進行努力。”周渝波說。(策劃 閆永 郭大鵬 文·本刊記者 原詩萌)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打印

 

關閉窗口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幸运快三彩票开奖查询 五分赛车规律图 快乐10分开奖程序破解 极速飞艇彩票计划 亿豪彩票官方网站-Welcome 快乐10分规则 山东群英会手机 秒速赛车官方网站_首页_Welcome 淘宝快3属于什么 篮彩分析 广西快乐10分官网网 帝景娱乐平台跑路 快乐十分杀号公式表 体彩四川金7乐走势图 湖北11选5走势图技巧 rb88平台用户登录